地狱的大门

对于无法想象之物加以蔑视,这种力量贼世间蔓延,人们乐于在这张吊床上睡午觉。不知何时,就有了黄铜胸膛、黄铜乳房、黄铜肚子,打磨得金光善良。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价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你们不知道,这是一个神圣和屈辱互相转化的夜晚,正因为如此,你们用黄铜脑袋来诬蔑,千方百计要彻底根绝这样的夜晚。但是,夜晚一旦消失,就连你们自己也不能再享受安眠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