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故事与尊严

公交车上,遇到一对父子——一位父亲,两个孩子。

虽然是周末,今天的交通却难得的通畅。司机师傅是一位中年男人,一路开得很快。汽车到站出站,就像哮喘的病人一样,急停急走,没有给人站稳的机会。

又停了,上来一位中等身材的男人,两手一边牵着一个小男孩,一个高一些,一个矮一些,大概在五、六岁的样子。两个小孩穿着一样的衣服,都是浅蓝色的,穿着一样的白色运动鞋,鞋子都很干净。

司机师傅依旧没有给太多站稳的时间,汽车不受控制的往前冲了出去。中年的父亲勉强站定,弯腰张开胳膊,护着两个孩子,抬头看到车厢前部刚好有三个空位,趁着汽车启动后的匀速的时机,从后门小跑到车厢前部的对排座位,把两个孩子按在座位上,然后自己也坐定了,手还扶在孩子的肩膀上。

我坐在中间另一侧单独的座位上,这才看清楚中年父亲的样貌——短发,满是油腻的黝黑的脸,脏兮兮的衣服,很旧的运动鞋,上面沾满了污垢。

右面的小男孩有些调皮,一坐下就在那里晃来晃去,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不断的大声说话。中年的父亲好像在回他,但是声音很小,听不清楚。

“爸爸,你开过飞机吗?”

“你开过导弹车吗?”

“你开过坦克吗?”

“开飞机一定很厉害吧?”

“爸爸,你没有开过导弹车吗?”

我听不清哪位父亲的回答,看他的表情,很凝重的样子,护着孩子别被颠簸的车厢晃下座位去。间或嘴角动一动,大概在说“我没有开过”。

我想,这位中年男人大概是一位司机吧。

我想,他们父子之间曾经肯定有过关于司机的对话。我脑补了一些对话,但是又一句句删去了,因为很幼稚,很矫情,因为不是父亲与孩子之间的对话。

timg我想起了这样一张照片,炎炎烈日下,在小城市的街边摊坐着一对父子。父亲抱着睡着的儿子不敢轻易动弹生怕弄醒儿子。

 

 

我也想起了我的父亲,那些年在炕头讲过的故事,留下的烟蒂。

小时候,因为上学经常不在家,在家的时候父亲也总是说很少话,唯一话多的时候,是喝一点酒而我也已经睡下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悄悄蹲在我的枕头下,先轻轻问一句“睡了吗?”,听到我“嗯”一声,他就开始讲故事。

他的那些故事都是他受苦吃苦的经历,但总是充满了传奇色彩。我假装在睡的样子,闭着眼,悄悄的听着,眼睛里不断地渗出眼泪,流进耳朵里。

那时候很倔强啊,怎么能让人看到自己哭呢,悄悄侧一下身,用枕巾中断流向耳朵的泪水。看到我翻身,父亲会轻轻问一句“睡了吗?”,我怕被他发现我哭了,只是强忍着哽咽,用鼻子哼出“嗯”的声音,他便继续讲着。

我不知道每次他都讲到什么时候,因为每次我都会听着故事睡着,而早上醒来我都能看到炕头的四、五个烟头。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睡着的脸上的眼泪,我也不知道,他起身走开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大多时候,他都在重复着以前的故事,也许在他看来,那些重复的故事就是他的自尊,他的人生。——只是,我再也听不到故事的结局。

我想,他的心里,一定很希望我为他感到自豪吧。这大概是父亲最大的自尊。

现在,我的心里,一直把他的人生当做最大的传奇,永远怀念。

《父亲的故事与尊严》有1个想法

  1. But wanna remark on few general things, The website design is perfect, the content material is really good. “Some for renown, on scraps of learning dote, And think they grow immortal as they quote.” by Edward You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